osiven

リバNG❌,攻—>(<—)受思考,非常挑食。
头像,背景自twitterid@_don_yokuu

【おそチョロ】松野轻松感冒了(下)

○おそ→→→←チョロ  

○轻松感冒发不出声音设定

上篇在这里


到达二阶之时,小松徘徊于房门前良久,在脑内构造出无数种解释方才行为的说辞,却找不到恰当的理由。最后还是硬着脸皮拉开了拉门。出乎意料的是,轻松竟然撑着那病怏怏的身子端正地坐在床单上,瞅见门外的人抬了抬眼皮,仿佛一直都在等待着一般。而他的白皙的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本绿色的手账和一把蓝色的圆珠笔。

 

「慢死了。」

 

方正工整的字迹搁在长方形纸页的正中央,不大不小约占三行。轻松正举着手账本摆给小松瞧。确保他得到信息后又握起笔在下一行沙沙地快速写下另一句话。

 

「说好的看护呢……?」

 

写完轻松尽量把本子摆在脸前遮盖去面部表情,好掩饰内心的动摇。几秒后又想到了什么般,迅速抽下本子沙沙地添补上几个字。

 

「那什么,虽然我是不会付钱的。」

 

怔怔地望着面前人的一举一动,小松紧拧手中的毛巾以致内部残余的水滴坠落。早已习惯轻松这一套的小松又怎读不出墨色字迹后暗藏的话语呢?反正当轻松刻意掩饰,加上看似无情的多余狠话时,就意味着他其实已经答应了。嘛,反正轻松就是爱面子,整日端着高高的自尊心不忍放下,又特别迟钝还容易害羞对吧?知道的知道的,毕竟这一点也是最喜欢了。

 

所以看到轻松生病了却罕见的如此主动的时候,小松的泪腺就止不住分泌出感动的液体,积聚在眼眶周围打转几个来回就和毛巾里挤出的水一齐落下,浸湿了脚下的一方榻榻米。

 

轻松蹙起眉头不解地瞥了小松一眼,转头又准备写些什么。小松大概是知道他的意思,没等他停笔就刻意上前,脚下一个打滑扑入轻松怀里,摇摆着脑袋在棉被上抹去泪水后,把头搁在轻松大腿上,翻个身以那张重新挂上笑颜的脸盯着他。“嘿嘿……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只好给轻松特别待遇——是免费照顾哦!”语毕小松得意地用手指搓搓鼻下,咧嘴笑着露出两排白齿,静静凝视着轻松等待他的回应。

 

忍耐着腿部的重压,轻松皱着眉勾起三角嘴笑了,点点头算是答应后,用左手握着笔轻敲小松的额头示意他起来。后者却仍是撒娇般赖着不走。轻松自然不予理会,扭头咳嗽几声后闭眼深吸口气,重新揭开眼帘露出凌厉目光驱赶小松。

 

一半是被瞪得心虚了,一半是见轻松身体状况不佳,小松还是选择放弃,乖乖起身让轻松好好休息。

 

等轻松叹口气掀开被子躺下之后,小松这才掏出已经被揉成个团子的毛巾,重新摊开,角对角边对边整齐叠成个长方形。拎起两个九十度角抖三抖后,搭在一只张开的手心上。另一只手则是缓缓地撩起轻松浓密的前发,向上拨去漏出白净而滚烫的额头。将准备好的毛巾盖在上面便完成了第一项任务。小松搓搓双手沾沾自喜,“好了!怎么样,轻松。是不是很舒服呀?”

 

相较自身体温来得冰冷许多的毛巾上仍残留着一丝小松手部的余热,恰到好处的温度,使轻松原本昏沉的大脑清醒许多,也不较之前来得难受了。轻松只是半睁开双目朝着红卫衣微笑,眼里流着与往常很是不同的温柔。

 

小松也笑了,顶着红扑扑的脸蛋幸福地傻笑着。足足维持着这副表情盯着轻松有一分钟左右,轻松也快要被盯出个洞似的浑身发麻,无奈扭过头与其对视,张了张红唇仿佛在传达什么讯息。小松第一反应以为是在索吻,还呆呆地凑过去慢慢靠近,得到的却是轻松抛来的手掌。他又近距离再次张嘴指指喉咙,小松才终是领会了其中的意义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后脑。

 

“轻、轻松要喝水吗?我去装杯开水上来!”

 

一语道出后小松就奔出了房间到厨房烧起开水。幸好他没有察觉到轻松脸上增添的几抹红晕。

 

轻松发觉自从小松说什么要照顾自己的时候,身体就变得更加燥热了。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也不打算深究,干脆把冰毛巾摊开一部分,连同自己的双目与鼻梁也遮盖起来,享受片刻的冰凉携去多余的暑热。毛巾同时阻挡去了碍事的灯光,轻松很快便松懈下来,渐渐入眠。

 

另一边,小松一边烧着刚盛满一壶的自来水,一边在厨房前徘徊,每想到刚才轻松的模样心跳就加速一次。脑内依旧充斥着不久前就一直纠结着的问题:到底要不要告白。

 

虽然十分担心被拒绝,也极有可能被拒绝,但是他已经无法抑制不断膨胀的情感了。

 

正苦恼着,从水壶内部便传来嘭嘭的气泡声,正如同他体内即将沸腾的血液般叫嚣着。水蒸气顶撞壶盖,白雾不断飘出又消散于空中。即使关掉电源余下的水也还是维持着沸腾状态许久。就算今天不说出口的话,以后的哪一天也会像这样再次冲动起来,抑不住情愫做出什么伤害轻松的事情也说不定。况且这家伙虽然是个不受欢迎的童贞,但指不定哪天和谁交往的话就麻烦了,果然还是趁现在、赌上作为长男的自尊一鼓作气把自己的心情强加给他好了。谁让轻松这家伙也总是把孤独寂寞强扣在我身上,对我置之不理啊。

 

含有赌气成分的自私考虑,但也确确实实下定了决心。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两情相悦,也要试一试。毕竟我们也可是上千万分之一概率而诞生的六胞胎哦?

 

等到水壶不再灼手后,小松故意拣起自己的红色水杯盛满滚烫的开水,对着仍冒着热气的液面轻吹气,一下又一下,试图降低水温好让轻松能一口灌下。小松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对待一件事过。平视杯面不再看见白气散出后,小松抿了口开水,如同饮下毒药般咽下,留下的是红色水杯内八分满的融融爱意。

 

小松就这样双手扶着杯身回到病菌侵袭的房内。

 

 

刚用脚推开门,就看到腹部一张一收睡得正香的轻松。才发觉自己竟端水端了有一段时间;他放轻步伐踮起脚尖缓缓地接近平躺在地上休息的家伙,然后把一直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的水杯置于他床头,接着又是一段长久的注视。

 

夜晚是寂静的,偶尔拂过的清风微掠过轻盈的帘布,窗外浅淡的月光倾泻而下,还有不舍离去的夏末虫吟与散步的家狗几声吠叫。是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的日子,躺在身边的也确实是平日里就一直喜欢着的人,盖在他身上的被子也就是好几次大家一起睡觉盖的那张,屁股下坐着的榻榻米也不知曾被弄脏又清扫过多少次。就算我们不再是兄弟后,这些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吧。

 

松野轻松苍白的脸上挂着洁白的毛巾,衬映下他向下撇去的唇瓣也仍显得淡薄,令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爱怜一番。几乎是身体本能驱使地,小松垂眸俯身,将自己的两瓣红润温热紧贴上对方干涩冰凉的,就这样久置其上,时而轻抿时而伸舌舔舐,把自己的气息打在他身上,在不被轻松发现的前提下进行。一点也好,想让他染上自己的颜色,感受自己的体温。

 

轻松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些许瘙痒,挪了挪身子从唇缝发出声呢喃,吓得偷偷亲吻占便宜的小松连忙收回不礼的动作,继续绷直腰板观察着轻松。刚刚进行一番滋润后轻松的嘴唇也透红了几分,他也只是努了努嘴后翻个身背对小松继续沉眠了,头上盖着的毛巾滑落露出了紧闭的双目。

 

小松松了口气,拭去手心渗出的冷汗,不放弃地移动到另一边轻松正面朝着的地方继续守候。果然他睡着的时候更可爱一些。细长的睫毛静躺在白皙的面颊上,总是板着的脸彻底放松,露出了安详的神态,时不时还能瞧见其乐呵呵的笑颜。

 

视线转移到另一边方才轻松用于书写进行交流的笔与本子,小松想到了什么似的害羞地笑着,握起笔在第一页页眉处写下了「我喜欢轻松」几个字。写完还脸红心跳地瞄了几眼,就和初恋的小学生告白似的。自我沉醉地欢愉着合上了本子环抱在胸前蹭了蹭,一想到总算是完成了告白大业的一半就激动得不行。

 

“看我把每一页都写上好让轻松比较好察觉……”

 

自言自语着开始趴在床边写了起来,字体歪歪扭扭有大有小,但的确是看了好几年,松野轻松一眼就可以认出的松野小松的字迹。

 

写着写着,感到疲倦了也躺了下来,把本子塞在轻松枕下,不要脸地张开手臂抱住睡着的人,共同挤在一块枕头上歇息,脸上还挂着谜样笑容。也许是照顾得累了,或者是喜欢得累了,小松没过多久便打起了呼噜说梦呓,把轻松当做抱枕般睡死了。

 

 

搁置在一旁的红色水杯内的开水渐渐冷去,像是被遗忘了般在无声地哭泣。察觉到身上重物和刺耳的呼噜声,轻松不情愿地被迫醒了过来。一转头便是近在咫尺的长男,惊吓得他差点叫出声。正想一脚踹开这家伙,但一他是个病人没有力气,二他考虑到这家伙也照顾了自己不少或许累了,就没有抵抗地继续躺在小松手臂圈起的世界里。他还能闻到小松身上特有的香味,感受到小松左胸腔里律动的音韵。

 

其实这样也挺舒服的。

 

轻松这么想着把头埋进小松的怀里,安全感包裹全身让他十分放松。数分钟后轻松再次抬头,看见床头的红色水杯不禁扬起嘴角笑了。他一口饮光抚慰疼痛不已的嗓子,觉得自家哥哥有时候还是挺靠谱的,正想着拿出刚才记事的本子来写封感谢信好了,但刚翻开第一页就看见左上角的「我喜欢轻松」,这大大咧咧的字体除了小松不可能是其他人留下的。顿时间轻松看呆了,发愣一会儿不可置信地揉揉刚睡醒的双目,端近本子又仔细反复看了好几遍。

 

诶,真的?……不,只是开玩笑吧?

 

不愿意相信的轻松又接着往下翻了几页,才发现每页都被写上了「我喜欢轻松」五个字。这下他不得不意识到小松对自己的情感了。骤然间本就淡红的脸蛋刷地变得绯红,连拈着书页的五指都不止地颤抖着,仿佛有四颗心脏激烈地鸣响着,崩腾的血液撞击大脑。轻松紧咬着下唇不加思考地也在页脚处写下「我喜欢小松」,字体不如往常来得整齐,而变得有些波澜。

 

轻松一写完就匆匆忙忙地把本子塞回小松的身后,生怕他突然醒来看到如此慌张动摇的自己。双手捂着嘴轻咳嗽,避免让声音溢出,反复做几次深呼吸后稍稍冷静下来的轻松重新缩回小松的怀里装作睡着的样子。表面上看起来只不过是除了发烧外又得了个名为恋爱的病症而显得更为严重了而已。

 

 

不过大概等到天明后,就会多个得了恋爱病的人吧。到那时候就只要看着两个双双得病的家伙躺在被窝里继续互相传染加深病情就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62)
©osi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