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iven

リバNG❌,攻—>(<—)受思考,非常挑食。
头像,背景自twitterid@_don_yokuu

【おそチョロ】松野轻松感冒了(上)

○おそ→→→(←)チョロ

○轻松感冒发不出声音设定

下篇


 

待到喵酱的演唱会结束,与同担们在外小聚吃顿晚餐后,轻松便提着印刷有一头粉毛挑染几撮亮绿色的猫系女子大头照的纸袋,连同里面塞满的花花绿绿周边一齐带回家。

 

或许是今天live上应援时太过兴奋呐喊喝彩,或许是方才吃了太多上火食品,轻松总觉得有东西堵塞着喉管令人不适。轻咳几声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刚有嘶哑的声波漏出,灼烧般的疼痛感即在喉咙蔓延,迫使轻松不得不将话语吞咽回腹中,咽口唾沫湿润火辣的喉管。

 

独自漫步于回家的路上,望着绀色濡染的夜空,街边昏黄的白热灯将远处细密扑闪的星河隐去了,零零散散路过的人们全都褪了色,自把这场故事的主角让给身着绿格子衬衣的男子。

 

轻松第一次觉得从live回家的路是如此漫长。每踏出的步伐都沉甸甸地落在坚硬的水泥上,鞋底仿佛浅薄得不存在般脚底感受到了冰冷。建筑物也好行人的面孔也好,都逐渐朦胧起来,大脑也变得滚烫而眩晕起来。疲惫感侵袭全身,紧贴着皮肤的空气越发冰冷,半握着袋子的四指无力地勾起,喵酱的周边何时如灌了铅般沉重?轻松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此刻只想要拉开家门,饮下几大杯白开水,然后躺在软绵绵的床垫上好好休息一下。

 

他也确实打算这么做。几乎是半拖着身子抵达玄关,还未弯身准备脱鞋,手上提着的袋子就无意识地滑落横卧于鞋柜前。虽是对轻松来说极其宝贵的东西,但此刻他也无心留意这些,稍弯躯便一屁股倾坐在地板上,发出了啪地一声重响,引起屋内几位兄弟的些许注意。

 

 “轻松哥哥回来了!哦!! ” 十四松有些亢奋地从榻榻米上跃起挥舞着袖子。

 

 “嗯?反正又是买了一大堆周边才弄出那种响声的吧。 ” 并未被这声响惊扰的末子连头也不抬地继续浏览着手机,随口吐出自己的猜测。而一旁的一松则是抬头将目光从手中的猫咪移向房门处停留许久后,什么也没说继续低下头逗猫。

 

 “哼…就让我来迎接my brother的归来— ”空松正放下手中镜子准备起身,一旁靠近门的小松率先站起,二话不说拉开了门走了出去。仿佛刻意中断空松的话,又仿佛无声地传递着 “ 让我去就好。 ” 这样类似宣示主权的信息。

 

小松一步步地踏过走廊,脚掌每与地面摩擦发出吱呀声三次,口中就唤出一次三男的名字。 “ 轻松—,轻松~?轻—松—!我的轻松~? ” 

 

多次呼喊都没得到回应,换做是平日里一定早就有 “ 烦死了,不要加上‘我的’! ” 或是 “ 吵死了闭嘴。 ” 之类的声音在白墙间跌跌撞撞落入半规管中。但今日竟仍是一阵沉寂。 “ 欸…难道不是轻松吗? ” 这么半信半疑着咕哝几句,小松绕过拐角的房柱终于是发现了声响的来源。

 

果真是轻松。

 

轻松就那样驼着背低首瘫坐在台阶上,面部如同承载了落日余晖似的绯红,半瞌的眼帘一眨一眨,瘦弱的背影也跟着一下下摇晃,好像下一秒便将合上眸子顺势向后倒去;隐约间可以瞧见轻松的三角嘴轻轻翕动着一张一合,仿佛缺氧的金鱼在水底呼吸;两只纤细修长的手紧拽着喵酱周边袋,把其圈在怀里,可见该物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这家伙似乎连小松来了这件事也浑然不知,只是呆坐在地上一副快要坠入睡梦的模样。

 

“什么啊,又是丽华?还喝醉成这样? ” 小松以极其不屑的语调轻哼,缓缓靠近地上的人扯扯他手中的纸袋, “ 喂,轻松?…为什么去喝酒啊,和谁去的? ” 就连小松自己都没察觉到话里的酸味,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数秒后轻松依旧没能回话,小松有些焦急地抓上他双肩,把他整个身子扭转向己方,并轻轻前后晃荡几下。轻松被甩得有些发昏,迷糊间睁开双眼愣愣地望向不知为何带着怒意的长男,瞳里蒙层氤氲水雾般浑浊,两眉微蹙,突然间吐意涌来,硬是忍住呕出却忍不住想要依附某物的心情,干脆一头栽进身旁小松的怀中。

 

“轻、轻松? ” 小松对预料外压上来的重力先是惊讶一秒,再想到是与暗恋对象的身体接触而欢喜不已,最后感受到轻松身上明显过高的温度与不存在的酒精气味再度化喜为忧。

 

小松刻意模仿着恋人间暧昧地确认体温的方法,撩开轻松前额的几撮流海,把唇瓣贴在上面亲吻的同时估量温度。 “ 呜哇……好烫,轻松你好像发烧得超厉害欸。 ” 吃到了豆腐,小松这句话看似是担忧但几乎是笑着说出口的。刚说完又再次将怜爱的吻落于轻松的鼻尖。

 

犹如融化般全身粘于小松身上的轻松虽想做些抵抗但顶多也就是把软绵绵的拳头敲击在小松暖和的胸脯前的程度,连挠痒痒也算不上。后者自然不在意这些,一抬臂稍稍用劲就将轻松柔软的躯体双手捧起,横抱在怀中。

 

轻松当然对这羞耻的姿势十分不满,即便是毫无杀伤力的拳头,也不放弃地按在小松的脸上、肩上、臂上,还死死地以尖锐的目光直勾勾瞪向他,张开虽无法发出声音的嘴巴以口型威吓着 “ 放我下来! ” 只不过这一切在他通红的面颊之上,小松的眼皮之下,不但毫无作用,还都显得分外可爱。

 

于是小松紧了紧手心,若无其事地把轻松楼得更为结实后轻悄悄地登上了二楼,对于仍丢在玄关处的周边和轻松隐晦的提示都不予理睬。

 

 

缓缓挪出棉被铺在榻榻米上,粗枝大叶随意抖三抖后,就勾起搁置在一旁熟透的轻松的下腋,抬着轻移至柔软的床垫上,然后扶着他两块肩胛骨中间的部分协助他躺稳。盖上被子后,小松才吁了口气两腿交叉坐在轻松身旁,痴痴地望向身侧满脸扑红、急促呼吸着的弟弟,浮想联翩。

 

轻松真的已经无法过多考虑其他事,无论是关于喵酱的周边还是一旁烦人的家伙,都等到这该死作痛的大脑平静下来后再追究吧。他的后背一接触到软绵的被单,睡意就如魔爪般侵袭而来,防不胜防。闭上眼睛酝酿着梦境,但总因热意与腹部喉咙的不适,无法在漆黑中构造起完美的梦境入口。他皱眉翻了个身准备继续入睡,却察觉到强烈的视线揭开眼帘。

 

果不其然,小松正一手撑着下颚凝视着轻松,闪着微弱亮红光泽的两颗车厘子直冲着他不动。

 

难免被其吓到的轻松又冒出几滴冷汗,他正想立刻换个姿势背对小松,没想到这家伙先一步拉住了轻松的手腕。轻松刚想甩开手而张口说话,但嗓子已沙哑得颤不出声,倒是小松的声音流进耳里, “ 轻松,让哥哥来照顾你怎么样? ”

 

“不要。”——要是轻松能够喊出来的话绝对会在小松还没说完‘照’字的时候就打断他回绝。但他现在只能拼命地摇头拒绝,还撑着从被子里掏出双手在胸前交叉,比了个大大的X。

 

小松依旧视而不见般默认了,乐呵呵地搓着鼻下站起,脸颊两侧染上幸福的淡红。像是为了隐瞒自己的情感而拙劣地补上:“ 长男的特别看护,超棒的对吧?因为是轻松所以只要五千円哦。 ” 话音刚落,就有个带有轻松味道的枕头啪地砸在小松脸上。后者一把抓下枕头刚想砸回去并喊句“ 哈?我可是特意为你降价了,竟然暴力相对也太不讲理了吧! ” 却突然止住。在看到半坐起身的轻松,一手支撑着床被斜侧起,红晕爬满双颊,松开的上衣第二颗纽扣内半露的锁骨,因呼吸上下伸缩的胸脯,颤抖的红润唇瓣后,小松已大脑一片马赛克,语塞愣在原地说不出半点话语,手心的枕头也自由滑落。

 

不知哪来的童贞力大爆发,小松丢下气愤痛苦无处泄发的轻松,无措地溜出房间拉上门。躲在门后靠着墙无力地滑下,手掌掩住口鼻防止鼻血之类的溢出,不争气的胯间好似隐约有了反应。

 

哈……不行了,这也太色情了吧。怎么办……完全忍不住。

 

小松深吸几口气,拍拍脸蛋,尽可能保持冷静。随后按压着狂跳不止的心脏踏下阶梯,正想走过一阶的客厅去厕所洗洗脸顺便拿湿毛巾,就被末弟叫住问话。

 

“小松哥哥?你怎么去那么久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 掠过椴松的肩头可以看到房内除了他以外的六子同样略显担忧的神情。 

 

“这个……也没什么,就是轻松他发烧了晕在门口。然后我把他送上去。 ”


“欸——轻松哥哥竟然发烧了吗。 ” 椴松叹了口气,神情瞬变得有些嫌弃,“ 那样的话,我今晚要睡在楼下。我可不想感冒呢,况且明天还有联谊。 ” 语毕滑了滑手机屏幕,用余光扫了几眼站在原地的长男,然后猛地一个后退。 “ 呜哇,话说小松哥哥你的脸也超红的。该不会是被感染了吧!? ” 一边惊叹着还准备拉上拉门将其隔离在外。

 

“哈?……我可是很健康的啊! ” 小松赶紧伸手摸了摸脸,果真烫得不行,但身子毫无不适之处,还血液奔腾,立刻排除生病的可能。虽然这么说,但其实生病了也不错。这样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和轻松待在一起了。

 

“可毕竟你也是和病患相处过的人,有携带病菌的可能!为了我们四个的安全,还是请你快些离开吧。 ” 椴松面不改色冷漠地道出,接着便无情地甩上门。

 

还能听到门内传来的细细碎语。

“轻松哥哥和小松哥哥都发烧了!好厉害! ”

“不,十四松哥哥这很正常——等,别擅自就开始分裂了!? ”

“哈哈哈,十四松菌!! ”

“哇咿—要感染了——(棒读) ”

“不要随便附和啦暗松哥哥! ”

“不如来感染上充满我爱意的病菌吧,brothers。 ”

“ 痛松哥哥不要出其不意啊!!欸,一松哥哥你要对痛松哥哥做什么…!? ”

“……把病菌丢出去。 ”

“欸?”

 

关于在这之后房内传来熟悉的惨叫把对话淹没什么的,小松也无心去理会,他笔直地走向洗手间。拧开水龙头任水流哗哗溢出,浸湿自己的双手。两掌并拢捧起一滩水朝脸蛋泼去,稍稍降温。他抹去脸上残余的水珠后抬头盯向镜子里的自己。连自己都不曾见过的表情,似笑非笑般微上扬的嘴角,忍不住的兴奋堆积其上,如同将要爆发的活火山。真的仿佛发烧了一般。因为某人的事情烧坏了头脑。

 

“如果就这么告白的话……轻松他会怎么想呢?反正现在他也说不了话,也不能够回答,也不用担心被拒绝。……不行,要是他又用那样嫌弃的眼神望着我的话……我不希望那样。”

 

小松越想越乱,一头撞进思考时盛满水的洗手台里,直到快要缺氧才探出。小松终究还是选择搭乘这股浪潮而上,抓起一旁自己的毛巾擦干净面庞与沾湿的前发。然后放入水中随意浸湿捣鼓几下就捞起,拧得半干不干的就摊开,叠成长方形握在手中,轻轻地走回二楼。

 

 

 


上一篇
评论(4)
热度(87)
©osiven | Powered by LOFTER